凤凰网房产 > 资讯 > 正文

漫步思南路

2010年12月11日 21:34 劳动报

  思南路曾被称之为 沉睡的美人 ,如今,它正被悄然唤醒,其路中段新近现身的思南公馆原先隐在围墙后面的连排成片的有故事的花园洋房风情万种地出现在世人面前。作为一片珍贵的历史人文建筑区域,思南公馆把海派文化精髓和城市历史文脉,展现给世人,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文化遗存。

 

  深秋季节的思南路,随风飘落的法国梧桐幽然散发出淡淡的秋叶香味,墙上的爬山虎已转成斑驳的红褐色,空气中流淌着略带感伤的静谧。思南路近复兴中路处赫然矗立着思南公馆的标牌,循迹而往,发现思南公馆不是一幢房子,而是思南路上的一整片区域,这个区域囊括了独立式花园住宅、联排式住宅、联立式花园住宅、新式里弄住宅、花园里弄住宅、现代公寓式住宅、外廊式住宅、带内院独立式花园住宅等住宅类型,俨然上海近代建筑博物馆。

 

昔日上流社会集聚之地

 

  思南公馆的历史始于1920年,这一年,沿法国公园(今复兴公园)南面辣斐德路(今复兴中路),首批花园大宅拔地而起。随后的十年里,辣斐德路以南、马斯南路(今思南路)以东,吕班路(今重庆南路)以西地区的花园洋房陆续建成,吸引了大批当时的军政要员、企业家、专业人士和知名艺术家迁入,使该地区成为当时上流社会的居停和会聚之地。我国近代畅销小说《孽海花》的作者曾朴曾在思南路81号的一幢花园洋房里度过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岁月。曾朴能说一口流利的法语,并翻译了许多法国文学作品及先进文艺理论。他住在思南路时,和儿子一起办了份《真善美》杂志,上面有他翻译的法国小说。父子俩还在家里办了一个法国文化沙龙,里面聚集了当时上海滩最风流潇洒的一批文化人。除了著名的翻译家徐蔚南、李青崖,美学家张若谷等人外,一代风流才子邵恂美、徐志摩、田汉以及郁达夫等也都是那里的常客。在这个私人沙龙里,他们抽烟、喝茶、吃水果,用国际化的思维方式和审美趣味谈天说地,议论法国浪漫主义作家。那时,思南路81号客厅里的灯经常彻夜通明。

 

  对于他居住的思南路曾朴曾这么说: 黄昏的时候,当我漫步在浓荫下的人行道,Lecid和Horace的悲剧故事就会在我的左边,朝着高乃依路(今皋兰路)上演,而我的右侧,在莫里哀路(今香山路)的方向上,Tartuffe和Misanthrop那嘲讽的笑声就会传入我的耳朵 法国公园(今复兴公园)是我的卢森堡公园,霞飞路(今淮海路)是我的香榭丽舍大街,我一直愿意住在这里是因为它们赐予我这古怪美好的异域感。

 

  在这条弥漫着犹如百年陈酿般浓得化不开的浪漫感觉的路上,两边排开的皆是各式老洋房,门前有着开阔宽敞的花园,精致的黑色铸铁阳台、巴洛克风格的雕花圆窗、镶满卵石的墙壁。一幢幢老洋房,蕴涵着一个个属于自己的故事,其间还藏着众多的名人故居,留存下许许多多凝固在时光里的人世风情,中国历史上几件重大的事件都和这条路有关。不久前,一位法国建筑师曾说:思南路现在还睡着,而我们所要做的,是唤醒它,而不是吵醒它。如今,这个沉睡的美人已被悄然唤醒,原先隐在围墙后面的连排成片的有故事的花园洋房开门迎客,在秋日的阳光下尽情绽放美艳。

 

周公馆和梅花书屋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租界当局要在法租界的中心打造一片齐整的 东方巴黎,比利时公司义品洋行购进了复兴中路以南的马斯南路东侧的30余亩土地,开始逐年兴建具有法国乡村别墅韵味的假四层独立式花园洋房,它就是位于思南路51 95号的义品村。义品村由4行30幢独立式花园住宅组成,这些建筑风格基本相似。红瓦铺就的屋顶,浅黄色的鹅卵石立面,东西面上有小窗作为点缀,南北面是宽大的落地窗。在东南角上有一大二小三个漂亮的拱圈。建筑两旁的旧墙里,探出巨大的老树,杨树或柏树。义品村尽管在规模、居住档次上并非是当时最大、最考究的,但作为群体所形成的环境,尤其是多个花园形成的共享绿化空间,却是在上海滩极为独特的。

 

  在义品村的第一批住客中,包括外国传教士、政府官员以及上海滩的各界名流,梅兰芳曾经在这里吊嗓子、走圆场;柳亚子、薛笃弼、李烈钧等人也都曾在此留下足迹。独特的建筑风貌以及历史人物的驻足为思南路赋予了一丝传奇色彩,如果想要进入义品村老洋房一探究竟,那就到73号的周公馆去参观吧。1946年,周恩来率中共代表团前往南京,与国民党进行谈判,6月,代表团在沪设立办事处,当时的门牌号码是思南路107号,以周恩来的名字对外称作周公馆。

 

  在义品村的这些洋房中,其他建筑都是三层的,只有这一座是四层的。这是一幢法式花园住宅,编织得很紧很密的竹篱笆围墙连接着的黑漆大门里的建筑屋面用红瓦砖相嵌,局部作折屋檐,外墙立面置卵石,清水砖相嵌,局部墙面采用水泥拉毛饰面。暗红色的木头百叶窗户,式样方圆不一,墙上密密的爬山虎从头垂到底,二楼的大阳台有露天楼梯直通庭院。周公馆内有一个很大的庭院,进门就是藤萝花架,楼前是一片草地,垒有假山,设喷水池。四周植有冬青、龙柏、雪松、棕榈等,在绿茵茵的草坪中央,有一株枝繁叶茂的大塔松。每当夏秋季节,周恩来总喜欢在晚饭后踱步到塔松下,坐在藤椅上与工作人员亲切交谈,研究布置工作。1946年11月,为朱德同志六十寿辰,办事处邀请各界进步人士在这里举行庆祝活动。这座美丽的建筑中还曾留下了邓颖超、董必武、乔冠华、郭沫若、许广平等对中国历史有重大影响的人物的足迹。

 

  思南路87号是梅兰芳故居,梅兰芳在这栋花园别墅里住了25年。1932年 九·一八 事变后,拒绝为日本人演出的梅兰芳离开北平,全家迁居上海,蓄须明志,就蛰居在思南路87号。在这幢原本静雅的花园洋房里,梅兰芳为拒绝庆祝所谓 大东亚战争的胜利 ,不惜冒着生命危险请医生打了三针来 高烧在床 。当年梅兰芳的书房里挂着清代书画家金冬心真迹及 梅花诗屋 斋额,一画一书悬挂在书斋墙上,后人就把这里称之为 梅花书屋 。这是一栋四层西班牙式花园洋房,两折的屋顶,顶部较平缓,靠近檐部较陡。正面中间可以开足窗户,感觉十分明快。楼房前有个颇大的花园,梅兰芳常在园中散步、练功。1945年抗战胜利后,梅大师立即在思南路的寓所里,剃去留了13年的胡子,重新登台,以庆贺民族战争的胜利。从1932年到1945年,或许不是梅兰芳艺术生涯里最精彩的,却是他生命里最灿烂的一笔,而这一笔正是落在上海思南路这张纸上。如今,这里的空气中似乎依然留存着大师的遗韵。

 

  思南路57号,是曾任国民政府行政院主计部主官陈长蘅的故居。思南路61号是法式风格的独立式三层洋房,周围环抱着广玉兰、棕榈等树木。这里曾是担任过国民政府内政部长、卫生部长、水利部长和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等要职的薛笃弼先生故居。1948年,辞去南京政府要职的薛老先生回沪当起律师,仗义执言,并拒绝了随国民党政府官员撤赴台湾 随后参加了我党工作,其 爱国一家 的理念让人钦佩。

 

一张风花雪月的画卷

 

  思南路的精彩在今天得到了延续。思南公馆修缮并改造了位于复兴中路、重庆南路、思南路交界处的49栋旧式宅邸,既包括重庆南路256弄的殖民地外廊式建筑,也包括原义品村内4纵19栋花园别墅。重庆南路256弄的连廊式三层建筑的整体楼宇被旋转了90度,为思南公馆打开了通达的入口,亦成为了思南公馆的天然屏障。

 

  走在思南公馆青石板铺就的路面上,恍惚间有一种穿越历史之感。十多条宽窄不一的步行街和六个大小不一的开放空间,保存着昔日上海里弄的风貌,只是褪去了市井气。联体住宅的外廊里挂着幽黄的壁灯,恰到好处地营造出一种往日情调。开在住宅底楼的酒吧、咖啡店和冰淇淋店在门前摆好了舒适的藤沙发椅和小圆桌,还撑起了一把把色彩艳丽的阳伞,颇有欧洲街头咖啡馆的腔调,只是稍显清冷,倒是由原先的车库改建成的花店里的花花草草开得煞是热闹。秋日的阳光缓缓透入别墅的木头门窗内,似在默默倾诉着光影流逝后的岁月痕迹。而夹杂在老宅之间的51栋由法国设计师参与设计的新建筑居然也很和谐。

 

  思南公馆第23幢楼是名为龙门雅集的艺术空间,一、二楼是画廊展区,三楼是需要预约的半开放艺术品展示空间。龙门雅集的建筑,完全保留了上世纪30年代的设计与造型,室外左侧建筑墙面上栽种了一片垂直花园绿色景观,正前方则是一个休憩赏游的前庭小花园,奇石、花草、雕塑相互呼应,营造出一个充满创意的艺术场所,为历史积淀深厚的思南路增添了新的华彩。

 

  思南公馆南面的围墙后 藏 着的是由当年的别墅弄堂 义品村 改造而成的精品酒店。共分成三排,由15栋建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独立花园洋房 变身 而成。为了满足不同住客的需求,别墅内部的设计分为四种风格:第一排的4栋为略带上海特色的欧洲古典主义;第二排的5栋属于简约的现代派装饰;第三排的5栋则采用了时尚而跳跃的设计元素。15栋别墅分三排林立,每一栋都有自己的私属花园。古老的建筑被桂花、竹林、香樟、榆树及各式石雕和水景所包围,铺就一张风花雪月的画卷,成为 活的 上海近代历史人文博物馆。惜珍